连环画在线看

 找回密码
 注册

[古代故事画库] 连环画《地雷战》在线欣赏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3-9 20:46: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李振儿用地雷炸鬼子、汉奸、顽固军的故事,在冀中解放区传说得很神,说他能造九九八十一种地雷,能摆七七四十九种地雷阵。驻在新乐县一带的敌人,被吓得胆战心惊,坐卧不宁。

(2) 其实,见过李振儿的人,都知道他不过是新乐县北李家庄的一个普通贫农。这个年青小伙子,在党的教育下,胸膛里燃烧着一把熊熊的阶级怒火。他脚跟踏在人民群众中,所以,就产生一种不可战胜的力量。

(3) 一九四三年,他到县里受过一次爆炸训练。在训练班里,不但学了制造地雷、埋地雷的技术,还听了不少民兵英雄钻岗楼、拿据点的故事。

(4) 回村以后,区里给他们拨来了二十斤黑色炸药。经过党支部研究,以李振儿为主,吸收其他几个基干民兵,成立了爆炸组。

(5) 爆炸组很快地做了两个大地雷。当夜,就埋在村东口的大道上,不料却被村里李洛家的猪踩上了。“轰”的一声,人们以为鬼子包围了村子,躲到野外去呆了一夜。

(6) 第二天,李洛找到中队部去,非要赔他的猪不可;人们也都怕万一踩上地雷,炸个稀烂,七言八语,弄得爆炸组的组员们也有点泄气,怀疑这玩艺对付鬼子是否有用!

(7) 李振儿在训练班里,听上级号召要开展爆炸运动来配合主力部队作战,维护地方治安,怎么会不顶用?他找福儿几个人说:“这回错了,是咱没向大伙交代清楚,不能因为烂一颗秧,就不种庄稼了,咱可不能泄气。”

(8) 话是这么说,可他手里连块铁片都没有,怎么继续干呢?一次,敌人来扫荡,民兵拾来一个没炸响的炮弹。李振儿想把它改装成地雷,鼓鼓士气,纠正人们的看法。

(9) 一颗好炮弹改成地雷并不费事,可是危险顶大,弄不好,就会引起爆炸。他想:个人生命是小事,重要的是影响不好,闹得大家不敢摸这玩艺儿。想到这些,他不敢轻易动手。

(10) 难道一个共产党员能被困难吓倒?不!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炮弹改成地雷。为了防止意外,他一个人钻到地道里,点一盏灯,苦心琢磨这颗炮弹的秘密。
(11) 灯里的油熬干了一次又一次;拆卸炮弹的设计,推翻一回又一回。一个共产党员坚决革命的力量,终于战胜了种种困难,这颗炮弹被拆开了。

(12) 他捧着黄色的炸药,走出地道口,兴奋地对大家说:“快把大铁壶拿来,咱给地主李家玄装个大块点心。”

(13) 他们商量了一阵,就给炮楼里的李家玄捎信说:“你只要敢回来,我们保证,热情招待。”他们就用炮弹的炸药,作了拉火地雷,埋在城里通大岳村的大道上。

(14) 这颗地雷,偏偏让扫荡回来的鬼子碰上,炸死一个鬼子,一匹军马,还炸坏了几辆敌人抢来的大车。这一来,虽没炸着地主李家玄,可爆炸的名声给传出去了。

(15) 民兵又故意摆下迷魂阵,把死猫、死狗、死兔子扔在道上,人们传说:北李家庄到处都有地雷,连猪狗都不敢乱动。从此,李家玄也不敢乱说乱动了。

(16) 打了几年,日本鬼子被打得精疲力竭,大伤元气。再也无法进行大规模的“扫荡”了,可是小股的“清乡”活动越来越多。经常三五个鬼子,带着一帮警备队,到庄上抢粮放火。

(17) 敌人就是不敢到北李家庄来。敌人不来,民兵们就得找到敌人头上去打。他们眼看着装满物资的火车从这里开走,又把装满着杀人武器的火车开来,心里实在着急。

(18) 正好,上级指示各地民兵要积极配合反扫荡,切断敌人的交通线,北李家庄党支部决定,让民兵们去试试炸火车。

(19) 这可不是个简单事儿。不光要有工具,还得要技术,更主要的是发挥人的因素,县委为了帮助他们取得经验,派来一位郭同志,和他们一起研究、计划。还拨给他们五十斤黑色炸药。

(20) 这一下可把李振儿他们乐坏了。他们把五十斤炸药装在一个箱子里,安好拉火索,瞅个空子,就把它抬到铁路上。可是还没有挖好坑,火车就来了,匆忙拉线,一、二、三……等到爆炸火车已经开走了。
(21) 炸火车失败了。他们开会总结了经验教训。总之,花了五十斤炸药,学到不少的东西。可是敌人却因此多了个心眼,在这段路上,平常夜间不行车,白天行车还派压道车探路后才走。给李振儿的爆炸组带来许多困难。

(22) 过了几天,郭同志从活动在定县、新乐一带的铁路支队,要来两箱子黄色炸药。经过大家共同研究,订出了个炸火车的新计划。

(23) 傍晚,福儿和清江化装到铁路附近作了侦察,发现有一列车头朝北的军用车,停在新乐车站上,估计这列车因为天黑不敢走,定是明早再往北开。他俩回去汇报了情况。

(24) 大家认为福儿他们的判断是对的,就决定干掉这列军用火车。小组规定了纪律、信号和集合地点,晚上十点钟,把两个体积不大的地雷,抬到东紫烟村炮楼北边的铁路上去。

(25) 这天夜里有雾,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走着走着,双喜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李振儿仔细一看,原来是别村民兵割下来的电线。便说:“电线断了,敌人失掉联系,车今晚一定不敢走,大家放心埋地雷。”

(26) 他们把地雷埋在枕木中间,上面用石子做了伪装,就回到离铁路不远的土岗上来。土岗上的郭同志,指挥人们挖好掩体,选好撤退道路。

(27) 雾越来越大,天更黑了。民兵们知道这是黎明前的黑暗,天快亮了!忽然从东北方向,传来隆隆的响声,火车开来了。

(28) 突然,火车停在东紫烟的岗楼下面。不多时,来了一辆压道车,鬼鬼祟祟地开过来,正好压在地雷上。李振儿手里握着拉火线,耐着性子,把这辆不值钱的东西放过去。

(29) 东方已经蒙蒙亮了,车还没有开动。大家非常着急。突然,在割断电话线的地方,来了几个伪电话兵,猴儿似地爬上电线杆上,接起电线来。

(30) 清江看见这么好的目标,真有点手痒痒,他低声和李振儿商量:“打吧!多好的目标!”李振儿坚定地说:“不!电话接不通,火车是不会开动的。”
(31) 果然,电话兵回去不久,火车慢慢爬过土岗子,突然加快了速度。李振儿拉紧绳头,酌量着目标,只见他猛一使劲,“轰隆隆”两个地雷响成一个声音,火车被扔出路轨,七个押车的鬼子,回老家去了。

(32) 火车上、岗楼上的敌人都打起枪来。李振儿带着他的伙伴们,按照计划,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回到了北李家庄。因为这次地雷是在太阳出来的时候响的,敌人们传说这是八路军新做的太阳雷,一见阳光就爆炸。

(33) 火车上、李振儿到县里去开会,捎带着把一个特制的地雷放在铁道埂上。鬼子发现后,急忙让两个伪军把他地雷弄到据点里去,想在太阳出来前向上级报告成绩。

(34) 谁知这个地雷里装着一个没有堵口的小瓶,里边装着硫酸。当敌人把地雷一倒过来,硫酸接触炸药,这个“太阳雷”,没等见着阳光,就爆炸了!八九个鬼子、汉奸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就一齐报销了。

(35) 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英雄人民,经过八年的浴血抗战,终于把日本鬼子打败了。可是,没等人们喘一口气,蒋介石反动派又向人民解放区进攻了!

(36) 一九四六年二月,北李家庄民兵,为了配合主力部队消灭驻在寨西店的敌人,首先担负了截断敌人交通的任务。但是,狡猾的敌人,采取把空车皮顶在前头,火车头藏在中间的办法行事。使这次爆炸没炸着车头。

(37) 爆炸组的民兵们,为了这事很恼火,决心要研究出一种专炸火车头的地雷来。可是大家都没主意,有人主张向上级要求用电发火。李振儿不赞成,他说:“解放区经济困难,要靠自己创造武器。”

(38) 一天,大家正在研究炸火车头的地雷制造方法,突然福儿跑来说:“拉爆炸器材的大车,陷在地道里了。”一听说拉回了器材,大家一窝蜂似地跑了出去。李振儿却很纳闷:每天都走大车,怎么就今天塌了呢?

(39) 细心的李振儿,他反复地打量着压塌的地道,在考虑着问题。忽然,他不禁失声地叫道:“对!车和车不一样,有轻的,有重的。”福儿也得到启示地说:“对!对!空车压在上面准压不塌!”

(40) 李振儿把道理一说,大家都高兴极了。回到民兵中队部,立时想出好多主意。
(41) 没出两天,这专炸火车头的地雷制造出来了。一天夜里,民兵们把新式地雷埋在铁轨下边。李振儿和他的伙伴们,化装来到铁路附近,要亲眼看看火车头跳舞的情景。

(42) 呜!呜!火车头推着空车皮慢慢地向前走着,好象很有经验似的。可是,李振儿的地雷专门和它作对,车皮过了五节都没事,当重重的车头压的道轨往下沉时,“轰隆”一声,狡猾的铁甲车头,到底没有逃过李振儿的地雷。

(43) 这次胜利以后,又连续炸了几次敌人的火车头。敌人一听说“李振儿”地雷,真是吓破了胆,不敢轻易出来遭害老百姓了。

(44) 一九四六年秋天,李振儿参加了分区的爆炸展览会,由于他领导的北李家庄民兵爆炸组在大反攻中,积极配合主力部队作战,战绩很大,被上级评为“爆炸英雄”,还授给小组一面大红旗。首长指示他:一定要提高警惕,发动群众。

(45) 再说可恨的地主李家玄,这时却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的“红人”。他从城里传来信来,说“国军”答应给他来倒算,减过他的地租和利息的人,减一斗还一石,减一块还一百,住他的房子的,少了砖头,要拿人头赔偿……

(46) 党支部及时抓住地主企图回村倒算的事,在村里开展了宣传教育运动。一方面激发群众斗志,一方面设法教会群众埋雷、起雷的要领。还根据冀中根据地的经验,在村里筑起碉堡,修整了地道。

(47) 不久,李家玄的三儿子“黄毛儿”领着一个团的匪军“戡乱”来了。北李家庄的群众得知消息,早转移到别的村去,只剩下几个民兵和干部。凭着地雷、大枪、碉堡、地道和一定要消灭敌人的信心,来对付敌人。

(48) 在地主分子看来,这一团人对付几个民兵,还不是手到擒来,不费吹灰之力。何况这次出击又有匪团长亲自指挥。来到村边,马上把村子围了个风雨不透。可是,黄毛儿心里却害怕碰上李振儿的地雷。

(49) 打响以后,黄毛儿一个匪军小头目,躲到村南土岗子上去了。刚爬到顶,看见一棵枣树下面插着一面小红旗,上写:“小心地雷”。他们以为这是民兵摆的迷惑阵,那个小头目骂骂咧咧就去拔,轰隆一声,那家伙就报销了。

(50) 一个匪排长,正提枪前来督战,刚步几步,他的通讯兵被冷枪打倒。匪排长急忙闪到一个土坯垛后,以为找到了好掩体,猛往坏坑里一跳,轰的一声,他就乖乖躺在坑里不动弹了。
(51) 几个匪军奉命来抢排长尸体,刚走到坑边,就中了李振儿的“子母雷”。有个匪军被炸掉一条腿,后面的匪军,别说抢尸,连个活伤号也没人敢去救了。

(52) 村东边那股敌人,打得很凶,很快就到了村边。一个匪军刚把机枪架在坟头,一梭子弹还没打完,一声巨响,被地雷炸得连人带枪,都没影儿了。

(53) 村西边,武委会主任李振山,从地道了望孔里看见敌人进了他的爆炸圈,把绳子一拉,那几个家伙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便应声倒下。

(54) 房子被炮火打穿,民兵们就撤进碉堡,碉堡被打塌,他们就钻入地道。民兵们从墙缝里、锅台上、磨道里、大树旁,对准敌人的脑袋射击,敌人在大道上、井台边、门洞里、粪堆旁到处挨打挨炸。

(55) 从太阳出来一直打到傍晚,敌人死伤惨重,但却连一个民兵也没有看见。只好气势汹汹地烧了几间房子出气,夹着尾巴回了新乐县城。

(56) 地主回乡“戡乱”没完成任务,倒戡出了一场乱子。气得那位匪团长指着李家玄的鼻子大骂。李家玄象落水狗似的,嘴里不住地责骂自己:“我该死!我该死!”

(57) 这次胜利的消息,很快传到各个村。人们为北李家庄的民兵编出一首歌来:北李家庄,真排场,枣儿树上挂“铃铛”,村里村外种下“铁西瓜”,给顽军备下了“好干粮”;城里敌人来赴宴,吃饱喝足棺材里装。

(58) 冀中广泛开展学习“李振儿发动群众、开动脑筋、想办法打敌人的运动”。以后,敌人更害怕他,也越来越恨他。敌人贴出布告,以三百块现大洋换李振儿的头。李振儿笑着对伙伴说:“拿三百元来买我的头,这可得谢谢他们!”

(59) 后来,他真的精心给敌人做了一份“礼物”。一天夜里,李振儿悄悄把这份“礼物”布置在敌人岗楼附近,破着嗓子大喊:“追呀!往那儿跑!”接着,打了两枪就走了。

(60) 第二天,岗楼上匪连长问了值夜的士兵以后,就放下吊桥出来察看。一抬头,见捉拿李振儿布告旁又贴了一张大红纸,便恼火地喊:“他妈的,贴到老子门口来了!”
(61) 匪班长闻声走出来,匪连长马上命令:“还他妈的楞着,快给我扯下来!”匪班长挨了骂,心里有气,用刺刀照那红纸狠狠一戳,那知把红纸后面地雷挑响了,把他的脑袋炸去了半个。

(62) 一大清早,大门没出就报销了一个班长,匪连长感到实在败兴,就“收兵回营”了。谁知,匪团长非要他查清不可。匪连长只好又带着十几个喽啰去溜一趟。

(63) 走了不远,就在铁路旁看到一个大箱子,旁边还扔了一封信。拆信一看,上写:“王区长,今发给你们子弹五百发,请查收。”匪连长断定,这是昨晚八路军自己发生误会丢下的,立刻命令把木箱抬回据点。

(64) 几个匪兵正要去抬,木箱被匪军一摇动,里边装的地雷响了,十几个敌人,就毫不客气地接受了李振儿给他们的“礼物”。

(65) 李振儿的英雄事迹,在冀中解放区被广大群众热烈地传颂着。他发明的“地雷站岗”、“爆炸治安”和各式各样的“姻缘雷”、“子母雷”、“飞雷”、“挂雷”,很多地方的民兵都会制造和使用。李振儿是冀中民兵的一面光辉旗帜。(完)

未登录或者积分不够,点击左上角充值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QQ|A8Z8连环画 ( 京ICP备11047313号 )

GMT+8, 2018-12-14 03:4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