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画在线看

 找回密码
 注册

[连友观点] 连环画家韩和平2019年1月7日在上海龙华医院逝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6 20:44: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和平

韩和平

韩和平先生晚年照片

《铁道游击队》是影响几代人的连环画作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几乎人手一本,印数累计3600多万册。

韩和平先生生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连环画作品共有三十多种,除了《铁道游击队》,还包括《红岩》、《春蚕》、《二渔夫》等等。谈到对自己作品的偏爱时,他说更喜欢《铁道游击队》这种「打出一个中国人的气派来」的,而不是《红岩》那种「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我对自己作品我评价最高的是《二渔夫》、《春蚕》。我比较欣赏的连环画家是贺友直、王弘力。」

铁道游击队

铁道游击队

《铁道游击队》之血染洋行


韩和平先生生前好友,画家周根宝今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两个星期前我得知他身体不好住在龙华医院,我就去医院看他,这个时候他已经有点神智不清了,拉着我的手讲什么话都听不清楚。没想到上次见面竟是最后一面。」
另一位韩和平的友人表示,韩老性格很倔,为人率真,晚年看不惯艺术圈很多现象。
创作连环画史上的经典作品
韩和平1932年生于哈尔滨,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教授,著名连环画家、国画家、油画家,他是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连环画传承人之一,在连环画界享有极高声誉,也是金山农民画的创始人之一和第一批农民画画家的启蒙老师。
他195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即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油画专业。毕业后分配到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第三创作组,当时的组长是程十发、顾炳鑫等人。彼时刘知侠的《铁道游击队》出版了,出版社定下来出十本连环画,由韩和平和丁斌曾一起画。
pic_003.jpg

画家丁斌曾,韩和平(右)体验生活时的留影

1955年韩和平与丁斌曾开始创作《铁道游击队》。为了创作好《铁道游击队》这部连环画,丁斌曾与韩和平先后五次到山东,去了济南火车站、临城、微山湖、枣庄等地深入体会铁道游击队当年战斗、生活的情形。通过实地体验生活,他们掌握积累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为创作这套连环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韩和平曾在其自述中回忆《铁道游击队》的创作过程:「我们在南京见过大队长刘洪之后,又到山东滩坊、枣庄、微山湖体难生活,呆了一个月,找到很多原来参加过铁道游击队的人员。他们很热心,怎么飞车、怎么战斗、怎么跳下去,演示给我们看。还有,我父母是铁路上的,我对火车很熟悉,怎么开也知道。画火车,正面侧面拉杆风泵的情形,整个的构造原理和运行都了解。我小时还到过淮南煤矿,对煤矿也很熟悉。」
pic_004.jpg
丁斌曾、韩和平绘连环画《铁道游击队》之「飞车夺枪」
「开始创作了,党提倡民族形式,中国的民族形式就是单线白描,老百姓可以看得懂。于是白描的形式因定下来了,这样搞了第一本。我们画了十本后,觉得第一第二本质量不够,又重画。」
《铁道游击队》一经问世就轰动全国,是五六十年代几乎人手一本的热门读物。1963年荣获第一届全国连环画评奖绘画一等奖。后来这套书再版了二十多次,印数累计3600多万册,是连环画史上印量最大的作品,影响了整整几代人。

《铁道游击队》
韩和平的连环画作品共有三十多种,除了《铁道游击队》,还包括《红岩》、《春蚕》、《二渔夫》等等。他在接受《东方早报》采访时,谈到对自己作品的偏爱时,他说更喜欢《铁道游击队》这种「打出一个中国人的气派来」的,而不是《红岩》那种「带有浪漫主义色彩」的,由此不难看出老先生的真性情。
媒体人、画家恽甫铭得知韩和平逝世消息后对「我是铁路职工后代,小时候看韩和平的连环画入迷,很有亲切感。长大了些,参加戚机厂文化宫美术组,开始学韩和平的线描。现在我画钢笔淡彩写生,线条受韩及贺的影响很大。韩和贺的去世,两个连环画大师的时代结束了,非常悲伤。」
曾自述不爱连环画爱油画
韩和平虽然将他的青春全部贡献给连环画,并在连环画界享有极高声誉,但他曾公开表达自己不喜欢连环画。「为什么我不喜欢连环画呢?连环画要成为巨作是不可能的。国外归类为插图画家,档次低一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连环画的成就比油画高。但我更喜欢画油画。 」

1950年代的《洪飞虎小队》
韩和平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的同事、好友,画家周根宝对介绍,「他的专业是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统一分配进入出版社,那时候正好搞红色创作,他就接了《铁道游击队》这个任务。但是客观上说他是不喜欢连环画的,他在我们面前从来不谈连环画。他更喜欢油画。」
  周根宝认为,从客观上来讲,他确实不喜欢连环画,但是得益于他油画专业训练,韩和平为连环画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历史贡献。「他是当年人美社为数不多的科班出身的,他把比较扎实的造型基本功带到了连环画创作里面去,他把高雅的画种艺术带到通俗的小人书里面去,使连环画创作在艺术性上提高了一步。没有韩老师这样的人加入,上海的连环画创作不会那么出色。」
从1950年代到70年代,韩和平将他十余年的青春贡献给连环画,晚年却极少再碰连环画,一直画他心爱的油画。1983年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成立,韩和平1984年调到上大美院任美术创作研究所所长,从事油画教学。1993年退休后去到美国,还画了几年油画。1990年代末因身体原因回到国内。

延伸阅读:
《铁道游击队》绘制者韩和平:我为什么不喜欢连环画

我念书的时候是抗美援朝,在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有很多报导志原军在前线的事迹,我就根据这些报导,画了短篇连环画,发在《解放日报》上。毕业我分到了上海人美第三创作组。组长是程十发、顾炳鑫等人。恰恰这时候刘知侠的《铁道游击队》出版了,先让我画了其中「小波的故事」,然后出版社定下来搞十本。和丁斌曾一起画。
pic_009.jpg
铁道游击队(之三)

我们在南京见过大队长刘洪之后,又到山东滩坊、枣庄、微山湖体难生活,呆了一个月,找到很多原来参加过铁道游击队的人员。他们很热心,怎么飞车、怎么战斗、怎么跳下去,演示给我们看。还有,我父母是铁路上的,我对火车很熟悉,怎么开也知道。画火车,正面侧面拉杆风泵的情形,整个的构造原理和运行都了解。我小时还到过淮南煤矿,对煤矿也很熟悉。
山东过去出梁山好汉,又出圣人孔子,这两个是山东的特点。到老乡家,「来啦坐吧我烧茶给你喝,」走时还问:「可要零钱使?」体现圣人之道。微山湖民风淳朴,讲义气,爽快,水浒一百零八将的脾气。正因为如此,才出铁道游击队。我们在百姓家、村里村外画了很多速写,当时没有照相机,靠画笔收集很多资料。
然后就开始塑造人物了。有原型的,按原型搞,其他进行设计。像鲁汉就是鲁智深、李逵这样的人物,刘洪是比较全面英武的人。开始创作了,党提倡民族形式,中国的民族形式就是单线白描,老百姓可以看得懂。于是白描的形式因定下来了,这样搞了第一本。我们画了十本后,觉得第一第二本质量不够,又重画。
《铁道游击队》画了七八年,从23岁到上海,画完我30岁了,全国连环画评奖,我们得了一等奖。

连环画《红岩》之特务学生捣乱会场
小说《红岩》出版后,出版社让我同顾炳鑫、金奎、罗盘一起画,我不喜欢合作,自己的东西往往受到约束,但也只好服从。这样就到四川深入生活。后来《红岩》的原班人马还去画《红灯记》,那是1965年。
「文革」了,我就开始了我的悲剧生活。嘴巴贱哪。进了五七干校,在奉贤。
那是1967年。我在干校呆了三年。后来要创作《列宁在十月》、《列宁在一九一八》,他们拿不下来,就把我调去,说是利用我的一技之长。这总比劳动好,我参加画了,但没署我的名字。再捂为,让我和汪观清画一月革命、解放日报事件。工人文化宫办学习班,让我教画画。出版社的造反派还要时不时把我这个牛鬼蛇神揪回去,有的时候又利用我的一技之长,帮助人家画画,署名还是没有我,「XXX等」,我就是那个「等」。人家就叫我「韩等」。
《春蚕》是我最后一部作品,后来我就调到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去了。1983年去的,呆了十年。1993年我去美国。
我本身,我实事求是地说,我不喜欢连环画。但我的特点,凡是绘画的东西,总是认认真真想突破一下。鲁迅的《故乡》是用油画画的,莫泊桑的《二渔夫》是用水墨画的。
为什么我不喜欢连环画呢?连环画要成为巨作是不可能的。国外归类为插图画家,档次低一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连环画的成就比油画高。但我更喜欢画油画。从我个人的成绩来讲呢,一生的成就只有连环画了。我的青春全都贡献给连环画了。我的连环画没有油画味道。我现在画在油画,绝大部分是水乡的民风,想创作出孔乙已祥林嫂这样的作品。这东西也不能不讲和我的连环画有关系。
对自己作品我评价最高的是《二渔夫》、《春蚕》。我比较欣赏的连环画家是贺友直、王弘力。曲高和寡的我不喜欢。
发表于 2019-4-6 13: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挽尊

QQ|小黑屋|A8Z8连环画 ( 京ICP备11047313号 )

GMT+8, 2019-4-20 20: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