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画在线看

 找回密码
 注册

[传统戏曲] 窦娥冤《六月雪》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 六月飞霜 何仲达

[复制链接]
king 发表于 2020-3-17 02:56:12 | 显示全部楼层
《窦娥冤》 元·关汉卿作。写窦娥被无赖诬陷,又被官府错判斩刑的冤屈故事。全剧四折一楔子。剧情是:楚州贫儒窦天章因无钱进京赶考,无奈之下将幼女窦娥卖给蔡婆家为童养媳。窦娥婚后丈夫去世,婆媳相依为命。蔡婆外出讨债时遇到流氓张驴儿父子,被其胁迫。张驴儿企图霸占窦娥,见她不从便想毒死蔡婆以要挟窦娥,不料误毙其父。张驴儿诬告窦娥杀人,官府严刑逼讯婆媳二人,窦娥为救蔡婆自认杀人,被判斩刑。窦娥在临刑之时指天为誓,死后将血溅白练、六月降雪、大旱三年,以明己冤,后来果然都应验。三年后窦天章任廉访使至楚州,见窦娥鬼魂出现,于是重审此案,为窦娥申冤。《窦娥冤》全名《感天动地窦娥冤》,此剧现存版本有:明脉望馆藏《古今名家杂剧》本、《元曲选》壬集本、《酹江集》本、《元杂剧二种》本、《元人杂剧全集》本。
《窦娥冤》是关汉卿的代表作,也是我国古代悲剧的代表作。它的故事渊源于《列女传》中的《东海孝妇》。但关汉卿并没有局限在这个传统故事里,去歌颂为东海孝妇平反冤狱的于公的阴德;而是紧紧扣住当时的社会现实,用这段故事,真实而深刻的反映了元蒙统治下中国社会极端黑暗、极端残酷、极端混乱的悲剧时代,表现了中国人民坚强不屈的斗争精神和争取独立生存的强烈要求。它成功地塑造了“窦娥”这个悲剧主人公形象,使其成为元代被压迫、被剥削、被损害的妇女的代表,成为元代社会底层善良、坚强而走向反抗的妇女的典型。
《窦娥冤》全剧为四折一楔子,课文选的第三折,是全剧矛盾冲突的高潮部分,写窦娥被押赴刑场杀害的悲惨情景,揭露了元代吏治的腐败残酷,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黑暗,歌颂了窦娥的善良心灵和反抗精神。
作品在艺术上,体现出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风格的融合。作品用丰富的想像和大胆的夸张,设计超现实的情节,显示出正义的强大力量,寄托了作者鲜明的爱憎,反映了广大人民伸张正义、惩治邪恶的愿望。
关汉卿戏曲的语言通俗自然,朴实生动,极富性格,评论家以“本色”二字概括其特色。课文中的曲词,都不事雕琢,感情真切,精练优美,浅显而深邃。
剧情介绍:
山阴书生窦天章因无力偿还蔡婆的高利贷,把七岁的女儿窦娥送给蔡婆当童养媳来抵债。窦娥长大后与蔡婆儿子成婚,婚后两年蔡子病死。后来蔡婆向赛卢医索债,被赛卢医骗至郊外谋害,为流氓张驴儿父子撞见。赛卢医惊走后,张驴儿父子强迫蔡婆与窦娥招他父子入赘,遭到窦峨的坚决反抗,蔡婆有病,张驴儿把毒药倾在羊肚儿汤让给张驴儿的老子吃,把他老子毒死了。张驴儿以“药死公公”为名告到官府,贪官桃杌横加迫害,屈斩窦娥。后来窦天章考取进士,官至肃政廉访使,到山阴考察吏治。窦娥的鬼魂向她父亲诉冤,窦天章查明事实,为窦娥昭雪了冤案。
舞台上常演的有《斩娥》一折。
作者简介:
关汉卿,元大都人(今北京),号已斋,约生于蒙古灭金(1234)以前,卒于元成宗大德年间(1297-1307)。与马致远、白朴、郑光祖并称为“元曲四大家”。著有《窦娥冤》、《救风尘》、《拜月亭》、《望江亭》、《单刀会》、《蝴蝶梦》等名剧。
至于“六月雪”是指窦娥临死前许下的三个愿望,即“血溅白练”、“六月飞雪”和“大旱三年”。


窦端云自幼丧母,爹爹窦天章是个穷秀才。父女俩流落到楚州,平时缺柴少米就向蔡婆婆去借,日积月累,本利共欠了蔡婆婆四十两银子。
蔡婆婆是个寡妇,和儿子两个人靠放贷为生。她一看窦家还不起账,又见端云长得秀气,便动了讨她做媳妇的念头,不断露口风,可是,窦天章总没答应她。
端云七岁那年的一天,爹爹领她去蔡婆婆家说:“老婆婆,我要进京赶考,欠你的银子还不上了。你不是想要端云做媳妇么,我答应了。”
蔡婆婆听了,连忙到卧房里翻弄了一阵,出来很高兴地说:“亲家公,这是借钱的文书,就还你。另外,再送你十两银子做盘缠。”
窦天章说:“谢谢你!我一定不忘婆婆的好处。端云是个没娘的苦孩子,她要是作错了事,还望婆婆您多多原谅她······。”
蔡婆婆说:“亲家公请放心吧,我会把她当作亲生女儿一样看待的。”端云听父亲要走,便一头扎到爹爹怀里,哭着说:“我不,我跟你去·····.”
窦天章说:“好孩子,爹考罢就来接你,以后比不得在爹爹身边,要乖乖地听婆婆的话啊!”说到这里,他自己也忍不住地哭起来了。
从那天起,端云便作了蔡家的童养媳,婆婆给她改名窦娥。半年后,蔡婆婆因被当地恶霸敲诈,便偷偷地搬家,到山阳县去了。
窦娥十七岁结婚,没二年丈夫便死了。爹爹也一直没信。婆媳俩靠放账,生活还算好过,只是这孤苦无望的岁月实在难挨。
蔡婆婆天天出外讨债。南门外有个叫赛卢医的,开个小药铺,欠她二十两银子赖着不还。有一天,蔡婆婆又去要账,他便说:“银子准备好了,你跟我去取吧。”
蔡婆婆跟着赛卢医走进一片松林,赛卢医说:“蔡婆婆,后面有人喊你哩!”蔡婆婆一回头,赛卢医用绳套住她的脖子猛的一勒,蔡婆婆便昏倒在地。
赛卢医正要往死里勒,忽听松林那边一声喊叫:“捉杀手啊!”他抬头一看,有两个人已经快到跟前了,他拔腿便跑。
来的是父子俩,爹爹张孛老,儿子叫张驴儿。蔡婆婆把他们当作了救命恩人,先诉说了遇害经过,接着连家庭情况也全讲了。
张驴儿听了,凑到爹爹耳边说:“她婆媳俩是寡妇,咱父子俩是光棍,这不正是天生的两对么?”张孛老连连点头说:“对,我去说说看。”
张孛老跟蔡婆婆一提,蔡婆婆把脸一沉说: “你们救了我,我知恩报恩,一定多备银钱、酒肉相谢,你怎么能说出这样越礼的话来呢。”
张驴儿把眼一瞪说:“你别不知好歹呀!”随即又马上捡起那根绳索狠狠地说:“你若不答应,还用这条绳子送你回姥姥家去!”
蔡婆婆一看四下无人,想了想说:“这事我个人回答还不成呀。这样吧,待我回家和媳妇商量一下再定吧。”
蔡婆婆回到家里,见了窦娥便哭起来。窦娥说:“婆婆,出了什么事?对孩儿说说嘛。”蔡婆婆犹豫了一阵不好张嘴,半天才将刚才发生的一切讲了出来。
窦娥说:“婆婆呀,您六十多了,再招个女婿就不怕人笑话么。至于孩儿我,却要嫁个无赖,是万万办不到的事!”
蔡婆婆完全明白窦娥的意思,只是,一想起张驴儿那副凶像就又害怕地说:“孩儿呀,事到如今,我看你也将就些答应吧。”
窦娥听了很生气,正要顶撞婆婆几句,只听见门儿一响,两个恶棍闯了进来。张驴儿轻薄地说:“商量好了么?今天良辰吉日,咱们就拜了天地吧。”
张驴儿去拉窦娥,被窦娥猛的一推,跌了个跟斗。等他气汹汹的爬起来时,窦娥早哭着跑进卧房关上门了。蔡婆婆胆小,连忙赔礼。张驴儿指着房门说:“我要不把这小妮子弄到手,我就不混事啦!”
蔡婆婆连受几场惊吓,如今又引来两个恶棍纠缠不清,又悔又恨,当天夜里便大烧大冷的病倒了。
张驴儿看蔡婆婆病了,打算先把她毒死,再对窦娥下手,可是,总想不出去哪里弄些毒药来。忽然,他想起赛卢医,便马上往南门外去了。
张驴儿见了赛卢医,干脆就直说要买毒药,赛卢医说声没有。张驴儿一把抓着他的衣领说:“你瞧瞧我是谁,你在松林杀人,走,跟我打官司去!”
赛卢医吓得连忙把张驴儿让进里屋,小声地说:“这事情可声张不得,你要毒药么,有,有······”
张驴儿拿到毒药扭头就走。赛卢医看他走远,狠狠地啐了一口:“呸!真他妈的强盗吃小偷!”他又一想:“这里呆不住了,不如逃往涿州卖耗子药去吧!”
蔡婆婆烧得昏迷不醒,张驴儿假装关心地说:“人病了,要想着吃点东西才行呀。”蔡婆婆说:“什么也不想吃,要是弄口羊肚汤也许能喝点儿。”
张驴儿马上吩咐窦娥去做羊肚汤。不一会,窦娥将做好的羊肚汤端到床前。张驴儿接过碗来,吹了吹又假意尝了一口,说:“太淡,快再拿点盐来。”
窦娥到厨房去取盐。张驴儿就趁机把毒药下到汤碗里了。
窦娥厌恶张驴儿,取来盐就回房去了。张驴儿知道要出事,便把汤碗递给刚刚进屋的张孛老说:“爹爹,你照顾着婆婆吃吧,我出去一趟。”
张孛老接过汤碗送到床边说:“蔡婆婆,汤好了,你起来喝点儿吧。”蔡婆婆一抬头就觉一阵心烦,趴在床沿上便呕吐起来了。
蔡婆婆吐了一阵说:“这汤我喝不下去了,别放凉了,你喝了吧。”张孛老一闻汤味怪香哩,便一口气喝了下去。
张孛老吃完正品滋味呢,忽觉肚子一阵绞痛,“扑通”一声栽倒在地,七孔流血,手脚一伸便死了。
蔡婆婆吓得喊起来。窦娥赶来一看虽然惊慌,却很解恨。心怀鬼胎的张驴儿闯了进来,一看早已明白八九,不禁暗暗叫苦。
张驴儿马上转了念头,一把拉着窦娥装腔作势地说:“你把我老子毒死,咱们怎么来算这笔账吧?”
窦娥甩开张驴儿,骂道:“你这个无赖,想讹人呀,毒死你老子,除非是你自己下的毒药。”
二人吵闹不休。蔡婆婆吓得病也好了大半,挣扎着跳下床来拉开窦娥说:“孩儿,这人命关天的事,你少说几句好不好。”
窦娥仔细回想,刚才张驴儿叫她取盐时,神色很慌张,便断定毒药是他那时下的。又一想:“毒药下到汤碗里,为什么婆婆倒平安无事呢?”
窦娥急回头问过婆婆,才知道羊肚汤是张孛老喝了。于是忍不住又骂道:“你自己下毒,偏巧毒死你老子,这叫恶有恶报!”
张驴儿做贼心虚,又怕露了马脚,便冲着窗外大声喊叫:“街坊邻居们快来吧!窦娥下毒毒死我老子了!”
蔡婆婆求他别嚷嚷,他却越嚷得厉害。后来,他干脆指着窦娥说:“只要她肯答应嫁给我,我便饶了你们。”
蔡婆婆哭着对窦娥说:“事到如今,你就······。”窦娥早气的疯了似的,截断婆婆的话说:“要我答应他呀,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张驴儿见事已至此,便进一步威胁说:“嫁我也不要了,非 要你给我老子偿命不可!走,见官去!”窦娥说:“见官就见官,谁还怕你!”
张驴儿拖着窦娥,蔡婆婆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一到衙门口,张驴儿便喊:“青天大老爷,我有杀父的冤枉啊!”
楚州太守桃杌,是个认钱不认理的贪官。原、被告的诉状他听得不耐烦,把眼一瞪说:“别再啰—嗦—,快捡要紧的说!”
张驴儿会意,连忙指着自己的腰包,比了两个指头说:“这个小妇人就是毒死我老子的凶手,她十分刁赖,不打是不会招的····..”
桃杌伸出手来问张驴儿:“你说这,是真的?”张驴儿说:“不敢欺骗大人。”
窦娥冤枉道:“小妇人刚才说的全是实话,不干我的事,请大人明断!”桃杌冷笑一声说:“汤是你做的,一定是你下的毒,你不说实话?来人呀,给我打!”
窦娥被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还是不招。桃杌看逼不出来,一转念头,喝道:“好,你不招,来人,给我打那老婆子!”
窦娥在昏迷中听说要打她婆婆,她想婆婆病还没好,哪里经得住刑法,便拼命睁开了眼,狠狠地说:“别打我婆婆,我招了···...”
桃杌一听有招,连忙要窦娥画押。跟着宣判窦娥死罪,打入牢狱,听候开斩。
桃机看了看张驴儿说:“断得如何?”张驴儿连呼青天大人,趴到桌子前小声地跟桃杌咕哝了一阵。桃杌无可奈何的说:“原来你是个穷光蛋呀,取保滚你的吧!”
桃杌回头把惊堂木一拍,指着蔡婆婆说:“你有串通杀人嫌 疑,罚你纹银二百两,款到保释!”蔡婆婆早吓得痴痴呆呆,只顾连连点头。
窦娥被斩那天,正是三伏天气。她满腹冤屈,愤恨地喊问:“地呀,你不分好歹怎么能称地!天啊,你错断贤愚妄为天!”最后她说:“愿天降大雪,证明我心地清白。”
监斩官说窦娥是大白天说胡话。刑场外的人们,却都说窦娥是个贤良的媳妇,死的冤枉!
这时,蔡婆婆来看窦娥,人们就围住她问长问短。蔡婆婆把一肚子苦水吐了出来。大家听了,有的在哭,有的在气,大胆的便骂了起来:“坏人得逞,好人遭殃,这是他妈的什么鬼世道啊!”
突然一阵狂风,刮得天昏地暗。午时三刻到了,就听炮响三声,刑场里高叫:“开—斩—”,霎时间,人们的哭泣声汇成沉雷般的巨响,震天动地!
刚才还是晴天,这时却北风怒吼,大雪纷飞。顷刻间,绿叶枯落,红花凋谢,人们踏着白雪渐渐地离开了刑场。
有两个刽子手,冻得像夹尾巴狗一样,走着说着:“血溅 白绢,六月落雪,她说的两句话全应验了,说不定她真有天大的冤枉啊!”
雪花把窦娥的尸体堆成了一座洁白晶莹的银冢。至今,楚州民间还流传着一句:“三伏夹一冬”,象征“六月雪” 不忘窦娥的谚语呢!
后来,窦娥的父亲做了两淮提刑肃政廉访使,在楚州视察时才给窦娥审清了冤案。判张驴儿剐刑,太守桃杌革职为民永不录用。赛卢医发配充军。

需要 开通权限 查看本站所有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手机版|A8Z8连环画 ( 京ICP备11047313号-1 )

GMT+8, 2024-6-20 20: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