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环画在线看

 找回密码
 注册

[东周列国.上美收藏] 东周列国系列26:范雎与魏齐(绘画:盛焕文,董振祥)(...

[复制链接]
king 发表于 2021-1-17 17:50:48 | 显示全部楼层
范睢是战国时魏国人,家里很穷。
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学习刻苦,满腹才华,但也因为这个原因,他始终郁郁不得志,因为在那个时代,你要出仕做官,首先要去见一些大人物,通过他们为你扬名,为你引荐,为你活动,而这一切,都是需要钱的。
但范睢没有钱,于是他只好在一个中级官员须贾的手下做了一名普通的办事人员。做为办事员的范睢勤勤恳恳,因为须贾是魏国的外交使团长,范睢就跟着他奔波在当时的各个诸候之间。
一次,在他们去齐国出差办事期间,因为事情办的不顺利,始终没有得到齐国的明确答复,于是他们在齐国滞留了几个月。在此期间,齐王不知道从什么渠道得知了范睢这个人有一定的才华,出于爱才,也可能就纯属想交个朋友,齐王送了范睢一份礼物。但范睢谢绝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做为一名使团普通办事人员,接受对方国家元首的礼物,会给某些人以很充分的想象空间。
果然,这让魏国使团的团长须贾很不爽,首先,做为使团团长,齐王对自己爱搭不理的,却对自己的一名手下优礼有加,这就让他有些小嫉妒小愤怒。其次,事情办的不顺利,须贾怀疑有内鬼出卖国家机密给齐国,现在范睢收到了齐国的礼物,虽然没有其他证据,但也不能排除怀疑了。
于是,可能是为了推卸此次出使失败的责任,也可能就是为了发泄一下自己的羡慕嫉妒恨,须贾回国后,在魏国丞相魏齐面前告了范睢一状,说范睢勾结外国,出卖国家机密。
这纯属须贾自己的一面猜测之言,因为根本没有其他证据佐证。但做为当时魏国权势炽天的魏齐还是勃然大怒,就在给使团接风的宴会上,他不容范睢分辨就命令手下将他拖下去痛揍一顿。
可怜的范睢,就在使团其他人举杯相庆,狂吃滥饮之时,他却被打的死去活来,牙被打掉了,肋骨被打折了,范睢终于被打的昏死了过去。打手们报告给魏齐,饮兴正高的魏齐吩咐将昏死的范睢用席子卷了,扔到厕所里,并乘兴告诉那些宴会宾客,谁内急了可以到厕所尿到范睢身上。众宾客也都兴致勃勃的将魏宰相这个建议付诸于行动,过了一会儿,扫厕所的进来禀报:范睢已经断气了,半夜三更的,怪}人的,还是扔出去吧。喝高了的魏齐手一挥,范睢从此就从魏国人的视线中消失了。
十年之后。
须贾还是魏国使团的团长,不过这次他出使的是秦国的都城咸阳,他的使命是见到秦国的新任丞相张禄。这个张禄真非等闲之辈,他辅佐秦昭王确立了“远交近攻”的战略,恢复了缓和了十五年的秦国军事攻击,不断的攻击和蚕食韩魏两国的国土,须贾这次的外交使命就是见到并说服张禄停止秦国对魏国的军事攻击,但很长时间过去了,他始终没有机会见到这位铁血丞相。
这天,须贾在驿馆的大门口正为如何完成这次使命而愁绪满怀,这时远远的过来一个穿着普通的人,这个人看来好面熟啊!须贾正在琢磨自己是否认识此人时,这个人走到须贾面前行了一个礼,说:“须君别来无恙乎!”
须贾猛然大悟,这是范睢啊!还是那样的清瘦,还是那样的衣着普通,还是那样的不惊人。十年前,在听说范睢被打死后,须贾也觉的有一丝内疚,因为他当初的本意并不是要置范睢于死地,而只是想小小的泄一下愤,但没想到魏齐的脾气那么爆烈残酷,一下子当场就打死了范睢,现在,看到范睢没有死,他也不由愧喜交加,拉着范睢的手问:“老范你是怎么到这儿的?现在过的怎么样?”
范睢回答道:“十年前我被扔到野外后被冷风一吹就又醒了过来,后来怕魏宰相知道,就逃到了秦国,现在靠给人家赶车为生。”须贾连忙将范睢拉进馆驿,吩咐下人备饭招待范睢。当时已至深秋初冬,范睢还只穿着一件单衣,不时瑟瑟发抖,须贾见了不由很是感慨:十年了,这个死里逃生的小人物的命运还是没有改变。就让下人取出一件棉袍,叫范睢穿上,范睢也没有推辞。
须贾问范睢:“老范在秦国这么长时间了,有没有见过张禄丞相啊?”范睢回答:“我的东家和他很熟,我有时驾车到他府上也能见到他,张丞相人很随和,没什么架子,有时也和我说话。”
须贾马上来了兴致,问:“那你能否带我见一见张丞相,听说现在秦王对张丞相言听计从,我的事只要他一句话就能办成。”范睢说:“可以试试,应该没有问题。”
范睢驾着车带着须贾来到相府,马车直入相府却没有人阻挡盘问,须贾想:“看来范睢真的和这儿的人很熟。”到了相府二门前,范睢停住了车,下车对须贾说:“请您稍等片刻,我进去通禀张丞相一下。”就进了相府二门。
须贾等了很久,也不见范睢出来。就问看门的:“范睢老不出来,是怎么回事?”看门的说:“谁是范睢?”须贾说:“就是刚才和我一起来的人啊。”看门的笑笑说:“那哪里是范睢,那是我们张禄丞相。”须贾大惊失色原来十年之前,那名扫厕之人是可怜范睢,帮他撒了一个谎从而救了他一命。养好伤后,正好秦国一名使者来到魏国,范睢化名张禄见到了这名使者,这位使者很欣赏他的才华,就带着他回到秦国,见到了秦昭王。范睢把自己的对秦国的“远交近攻”的战略构想和盘托出后,受到了秦昭王的激赏,于是就封他为丞相,赐爵应侯,成为秦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
须贾知道这回自己惨了,以范睢现在的地位,只要一句话就可以让自己有命来,没命走,以自己十年前垫范睢那一砖的份量,现在范睢似乎没什么理由放过自己。
这时有人来传话,说丞相有请。须贾光着脊背,跪着爬到了里面,高高坐在相位上的果然是范睢,他此时衣着华丽,周围待者如云。须贾爬在地上不敢抬头,口中只称死罪。
范睢问:“那你的罪都有几条呢?”须贾说:“我罪大恶极,罪大恶极。”
范睢说:“你罪有三条:一,我本是魏国人,家园亲人,祖先丘墓都在魏国,你仅凭齐王赠我礼物就说我里通外国,在魏齐面前恶意诬告,这是你的罪一;二,魏齐残忍的折磨我侮辱我时,不管是作为上司还是作为朋友,你都有劝解的义务,但你没有劝解阻止,这是你的罪二;三,当众宾客在厕所中往我身上撒尿侮辱我时,你也兴致勃勃的参与,你的心为什么那么残忍?这是你的罪三。有这三条罪,现在我把你五马分尸也不为过,但我微服访你时,可以看出你对当年的事还有一丝愧疚,留我吃饭,见我衣单又赠我棉衣,还有一些故人之情,现在我就不为难你了,你滚吧!回去告诉魏王,把魏齐的头快给我送过来,否则,我会派秦军屠灭魏都大梁城。”
须贾这回再也不考虑外交的事了,抱头鼠窜而去。回到魏国,他将此事告诉了魏齐。魏齐不愧是当过丞相这种大官的,当机立断,跑路。不要说他此时已经罢相,无权无势,就是当权,魏国也不会因他一个人的生死而招来虎狼之师秦军的。
他和赵国平原君关系不错,就跑到平原君那躲了起来。平原君是战国四公子之一,其实战国四公子除了信陵君还比较靠谱外,其他三个都有些“二”的,以魏齐当初对待范睢的行为,这个人胡作非为的事也不会少干的,连这种人也要庇护,平原君也是“二”的可以了。另外,魏齐也有自己的考虑:当时长平之战过后不久,秦国坑杀了赵国四十多万军卒,两国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赵国又人人习兵,民风彪悍,是当时唯一可能抵御秦军进攻的国家,不会任由秦国与取与求的。
但是,这桩八卦新闻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秦昭王的耳朵里,为了表现自己的爱才之情,秦昭王决定替范睢出头,鉴于赵国并不太怕秦国的军事威胁,秦昭王决定出阴招,他写了一封信给平原君,大意是秦赵乃是友好国家,虽然有些小误会,但想和平原君友好的会晤一下下,共商两国之间的和平大计。
在当时,地球人都知道,秦国人讲和平,基本等于太阳从西边出来,但从当时的情况看,以谈促战,以战促谈都很正常,所以做为赵国公众人物的平原君并没有太怀疑,就西入秦关和秦昭王联欢去了。
一见面,秦王开门见山,我的老师兼丞相范睢有个仇人在你哪儿,交出来吧。但平原君却表现的很够爷们,一脸真诚的对秦王说:“这个真没有!”
秦王也知道平原君以后还要在江湖上混,这么跌面的事不会很痛快的去干,也就不和他废话,直接扣住了他,然后通知赵王:你的弟弟兼吉祥物被我绑票了,想回去,拿魏齐的头来换。”
赵孝成王就没有平原君那么仗义,直接发兵包围了平原府要把魏齐搜出来。要说这魏齐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重重包围下他居然趁天黑跳墙跑了出来,找到自己另一个朋友,赵相虞卿。要说魏齐虽然不是东西,但交的朋友个个都很讲义气,虞卿一分析,和平原君相比,此时的魏齐简直连个屁也不算,赵王不可能回心转意的,要想保住魏齐的命,只能去求当时的另一个牛人:信陵君。
信陵君魏无忌确实是当时牛绝一时的人物,战国时秦军兵锋所指之处,各国军队无不望风而溃,以至谈秦色变,但信陵君却是当时唯一能令秦军谈之色变的人物。他曾数次带领魏国军队或诸国联军大败秦军,最牛的一次,他带领五国联军大败秦将蒙敖带领的秦军,乘胜追击,在函谷关前耀武扬威数月而秦军龟缩不敢出,如果信陵君有实际军权的话,秦国未必能一统六国。
虽然同为魏国人,魏齐却似乎和信陵君没什么交往,可见魏齐平日为人也不怎么的。但穷途末路,却只能去投奔他,而且信陵君在诸候中人缘极好,如果信陵君那儿呆不住,可以通过他介绍到楚国去,那里山深林密,去秦国绝远,秦王和范睢的手再长,也伸不到那儿去。
要说虞卿也真够意思,为了朋友连丞相也不干了,陪着魏齐跑路。其实有平原君和虞卿这两个朋友,魏齐死也不冤了。只是为了魏齐这个二百五有些不值,可惜了平原君和虞卿这两个人了。
但到了魏国,信陵君却不愿意见魏齐,可能是魏齐平时为人不怎么样,也可能是信陵君知道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觉的从这件事而言,还真不能说范睢有什么不对,最起码给魏齐这个混蛋一点教训也好。
可怜的魏齐(姑且这么说吧,其实我觉的他并不可怜),此时算彻底体会了当年范睢绝望的心境,当年范睢的绝望是他魏齐造成的,而现在他自己的绝望,同样是由自己造成的。当时佛教还没有传入中国,但魏齐此时的心中,大概也隐约有了“报应”这个词,“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可能在魏齐的心中,最后出现的,还是这句经典。
他自刎了,可能是出于对信陵君见死不救的愤怒,也可能是出于逃无可逃的疲惫,但最大的可能是出于对范睢的偿还。
他的头颅,最后被赵王作为赎金,从秦王那儿赎出了平原君。当范睢看到这位老熟人时,会感到快乐吗?我看只能说是未必。
这个挺长的故事终于讲完了,当初魏齐折磨无辜的范睢时,可能在魏齐眼里,范睢就是一只渺小的蚂蚁,生杀与夺,全在魏齐之手。只是人终究不是蚂蚁,人终究是有感情会思考的,爱恨情仇,怨毒之气,或可上厉于天。范睢这只曾经的蚂蚁终于操纵着秦国这只怪兽向魏齐追过来,而魏齐,此时又变成了一只逃命的小老鼠,最后在怪兽的爪下丢掉了性命。这样一个故事并不令人内心愉快,却使人感到一丝残忍的快感,复仇,本是人类的天性,是人类内心本能的欲望,只是如果跳出具体的恩怨,从历史中,我们应试读出更多与更深的东西。
范睢成功了,从当初魏国默默无闻的小办事员,到秦国威名赫赫的铁血宰相,他的付出,也许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么多的失望、委屈、耻辱、痛苦、绝望,当他走向最后也是最高时,在他心中,是爱多一点呢?还是恨多一点呢?
在战国这个丛林里,也许答案不言自明。

需要 开通权限 查看本站所有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注册

x

相关帖子

手机版|A8Z8连环画 ( 京ICP备11047313号-1 )

GMT+8, 2024-6-16 11: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